首页>理财书架 > 股票 > > 国内生产总值(GDP)与股票市场(二)

国内生产总值(GDP)与股票市场(二)

2015-12-23 11:39:41| 点击量:| 我要分享 摘要: 我国由国家统计局每年公布GDP数据,需要经过以下几个过程:初步估计过程、初步核实过程和最终核实过程。初步估计过程一般在每年年终和次年年初进行。
  5.GDP数据的发布
 
  我国由国家统计局每年公布GDP数据,需要经过以下几个过程:初步估计过程、初步核实过程和最终核实过程。初步估计过程一般在每年年终和次年年初进行。它得到的年度GDP数据只是一个初步数,这个数据有待于获得较充分的资料后进行核实。初步核实过程一般在次年的第二季度进行。初步核实所获得的GDP数据更准确些,但因仍缺少GDP核算所需要的许多重要资料,因此相应的数据尚需要进一步核实。最终核实过程一般在次年的第四季度进行。这时,GDP核算所需要的和所能搜集到的各种统计资料、会计决算资料和行政管理资料基本齐备。与前一个步骤相比,它运用了更全面、更细致的资料,所以这个GDP数据显得就更准确些。
 
  此外,GDP数据还需要经过一个历史数据调整过程,即当发现或产生新的资料来源、新的分类法、更准确的核算方法或更合理的核算原则时,要进行历史数据调整,以使每年的GDP具有可比性,这是国际惯例。如美国在1929年至1999年之间就进行过11次历史数据调整。
 
  总之,每个时段公布的GDP都有其特定阶段的含义和特定的价值,不能因为在不同时间公布的数据不同,而怀疑统计数据存在问题。当然,我国在GDP的计算体系上也有一些缺憾,例如我国长期采用的原产生于前苏联和东欧国家的统计核算体系,从实际情况看,不少地方已经滞后于时代的发展了。
 
  6.国民生产总值(GNP)
 
  世界经济危机的爆发,激起了人们想要了解国民经济状况的欲望,于是,西蒙·库兹涅茨教授受美国参议院财经委员会之托,开始试图建立并发展一系列用来统计核算一国总产出的指标,并由此发展成后来的“国民收入账户”。1933年,当地公布1929—1932年的国民收入统计资料时,人们这才发现,这次经济危机竟是如此可伯。
 
  库兹涅茨教授的这一套统计核算指标,后经修改补充形成了国民生产综合指标体系。其中作为衡量国民收入的手段,使用最广、最著名的是国民生产总值,即GNP。
 
  GNP是英文“Gross Nation Product”的首字母缩写语,翻译为国民生产总值。国民生产总值是指一年中,一国或地区拥有的生产企业生产的最终产品和劳务的市场价值总和,它并不包括那些在该国境内从事生产活动的外国企业的产值。例如,日本在华的独资企业,其产值就应加进日本的国民生产总值中,而不应记在我国的帐上。
 
  7.GNP和GDP的联系和区别
 
  GDP(Gross Domestic Product),中国名称叫“国内生产总值”,指的是在一年内一国国境之内所有最终产品的产值和所有劳务产值。要注意的是:这里指的是一国国境内的产值,不管是国内企业的产值还是国外企业的产值,都算在内,外资的产值也算在内。GNP(Gross National Product),中国名称叫“国民生产总值”,指的是在一年内一国国民所生产的所有最终产品的产值和所有劳务产值。要注意的是:这里指的是一国国民的产值,这个国家在外国的产值也算在内。
 
  8.GDP与股票走势的关系
 
  国内生产总值(GDP)是衡量宏观经济发展状况的主要指标之一。快速增长的GDP表明该国经济正迅速扩张,因此,该国公司有更多的机会获得优良的经营业绩,从而促进股票价格的上涨;而增长缓慢或负增长的GDP则表明该国经济比较低迷,大部分公司的盈利情景就比较暗淡,许多公司的股票价格就会上升乏力,甚至下跌。
 
  9.股神巴菲特判断股市长期走势的指标
 
  巴菲特从不预测股市的短期波动,但是巴菲特却认为股市长期波动是可以预测的:“如果预期股市长期走势的话,我就觉得非常容易。格雷厄姆曾经告诉我们为什么会如此:尽管短期来说股市是一个投票机,但长期来说股市却是个称重机。”
 
  巴菲特发现,股市的极端非理性行为是周期性爆发的。短期内,贪婪和恐惧在投票时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会让价格过于偏离价值。但长期内股价总是会回归于价值。

国内生产总值(GDP)与股票市场(二)
 
  想要在股票市场上取得更好的回报,就应该学会如何应对下一次股市非理性行为的爆发。巴菲特建议投资者进行定量分析,定量分析如同一针清醒剂,可以让你避免陷入大众的疯狂,而理性地把握过于高估时卖出和过于低估时买入的机会。
 
  巴菲特认为,对于股市总体而言定量分析并不需要十分复杂。2001年他在美国《财富》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提出一个非常简单的股市定量分析指标。
 
  巴菲特的定量分析指标:上市公司股票总市值占国民生产总值(GNP)的比率。
 
  巴菲特认为,上市公司股票总市值占GNP的比率,这个指标尽管非常简单,对于需要了解众多信息的投资人来说,这项指标提供的信息相对有限,但它仍然可能是任何时点上评估公司价值时的最佳单一指标。
 
  巴菲特认为:如果投资人财富增加的速度比美国经济增长的速度更快,那么所有上市公司总市值占GNP的比率形成的曲线必须不断上升、上升再上升。如果GNP年增长5%,而希望市值增长10%,那么这条曲线必须迅速上升到图表的顶端。而事实上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其实巴菲特对这个指标的涵义的理解可以概括为一句话:长期而言,上市公司股票总市值的增长速度与国民经济增长速度基本一致。换句话说,股市长期是一台称重机,称出的是国民经济增长。
 
  巴菲特分析了过去80年来美国所有上市公司总市值占GNP的比率,他发现的规律是:“如果所有上市公司总市值占GNP的比率在70%~80%之间,则买入股票长期而言可能会让投资者有相当不错的报酬。”
 
  这项指标在1999年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峰。1999年全年以及2000年中的一段时间,这个比率接近200%,这是一个很强烈的警告信号。巴菲特说,在这个时候购买股票简直就是在玩火自焚。
 
  2000年,美国股市开始持续下跌。2001年网络股泡沫破灭,道琼斯指数从高点大幅回挫2000点时,很多人都在讨论重返股市的时机。但当时股市总市值仍相当于美国GNP的133%,所以巴菲特并未轻举妄动。
 
  从 2000年3月24日最高的1552.87点,到2002年10月10日最低跌到768.63点,32个月下跌超过50%。巴菲特成功避开了股市大跌。有学者计算了1992年到2008年中国所有上市公司总市值占GDP的比率,结果发现,这个指标与上证指数几乎完全同步。
 
  2000年底股票总市值与GDP的比率创9年新高,达到48.47%,上证指数年底收盘于2073点,也创9年新高。
 
  2005年股票总市值与GDP的比率创9年新低,仅有17.7%,上证指数年底收盘于1161点,也创7年新低。
 
  2007年底股票总市值与GDP的比率创16年最高,达到127%,上证指数年底收盘于5262点,也创16年以来最高。
 
  如果你看了巴菲特2001年的文章,知道股票总市值与GNP的比率在70%~80%之间是合理的,那么即便研究者采用的数据是GDP,2007年高达127%肯定是过于高估了。
 
  如果你看到了,也做到了,在2007年底退出股市,那么你就能避免2008年一年下跌66%的悲剧。
 
  这里要说明的是,运用巴菲特的股市指标,长期投资成功的概率更大,但短期未必。短期内股市波动无法预测,没有人也没有什么指标可以预测得准。

二维码